隐士之名

隐含于街市。不为宣名。

《八月初夜诗选》

边城诗社:

诗/隐山


《此后》


此后


此地的雨很猛烈


此地的繁春很凋亡


我伸出手掌没有一处能安放


于第二日天离开


离开粪土,离开丘墓


于第三日天归来


骸骨是空中久久忘怀


对大地深刻的烙印


此后


此人的名字和时代葬在一起


此天我和世上的尘葬在一起


生活安于本命,我奔向另座城池


奔向另个国度


最终此天此夜我连本带息地葬完自身


《春秋时代之三》


人并无实质


他以假以虚伪


继承了一只杯子周边的小人贼心


一个杯子发生巨变


它成了君子的温床


君子跳进杯中不被世人所追


人并无实质


他跳进巨大的空虚中


君子即将被肉眼所毁灭


他要在她怀里度过


如期,假如我是他


我们的春秋来了


坟墓离开了丘陵


腾出筹谋落败的席地


寒风在朝日里受尽欺凌


《黑色尘埃》


黑色


我知道这把伞历来


守着黑色的土地


今天


白色归来


这把伞静静地打开


把正常人的小心思打开


门窗被锁死


我们将要践踏人间街边


我们的手指放下来


把沉默和多言给


生生地带来人世


《雨巷》


油纸伞和油纸伞争逐


一个和一个情空


今日我落进一个翻涌的人山人海


你徒然走掉


带着悲哀与欢愉


从人间的蕉叶下


走进了郊野


你回到抒情的小村庄


昨天


你经过沉静的死地


一个小巷里黑黑无人


风轻轻地拨乱你的头发


所有人嗅到了


一个小巷里不再孤独而娇嗔


而是


雨水从雨水里的遭遇踏步而来


8/2/2018

评论

热度(12)

  1. 隐士之名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