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士之名

隐含于街市。不为宣名。

亡者的记忆

边城诗社:

诗/隐山

我已经在深渊中睡着

深夜了,我们的感情也该舍弃了

每盏灯在门前停摆了

我已经紧握你的手

慢慢在深渊中不想挣扎

今夜我的手指对应你的手指

这样夜晚

我就不会无聊而寂寞

 

所有过去我痛苦并无所依

所有未来我痛苦绕过旁边岁月

 

这个日子我没有资格才提起

死者的伤悲由我这名活者小思着

世界的重量我肩负不起

这个日子是埋葬她们的礼物

 

我彻底对沉睡再无反感

我闭下眼睛

你离我会越来越远

 

7/10/2018


评论

热度(10)

  1. 隐士之名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