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士之名

隐含于街市。不为宣名。

情公子

诗/隐山

在小小的街路上,情人们相互撑着把雨伞

我永远地一个人走在街上

没有永远会走进大厅雅堂

我密密地走

我宽宽地走

在某款款的雨水到来里

你迟迟地来

你摇晃身体从陌生眼光中穿过

你缓缓地来

你带着滴滴雨水

穿越人间处处深情

在小小的街路上,末世情人们改换了爱的模式

我永远地一个人走在街上

没有永远会感受到绝美和失望

我悄悄地走

我蒙蒙地走

在雨水还未停落时

你柔柔地来

你凉凉地来

你把油伞打开,发着天空的忧伤

从你眼眸里开出花来

7/6/2018

评论